好运快三

  • <tr id='2j0yCd'><strong id='2j0yCd'></strong><small id='2j0yCd'></small><button id='2j0yCd'></button><li id='2j0yCd'><noscript id='2j0yCd'><big id='2j0yCd'></big><dt id='2j0yCd'></dt></noscript></li></tr><ol id='2j0yCd'><option id='2j0yCd'><table id='2j0yCd'><blockquote id='2j0yCd'><tbody id='2j0yCd'></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2j0yCd'></u><kbd id='2j0yCd'><kbd id='2j0yCd'></kbd></kbd>

    <code id='2j0yCd'><strong id='2j0yCd'></strong></code>

    <fieldset id='2j0yCd'></fieldset>
          <span id='2j0yCd'></span>

              <ins id='2j0yCd'></ins>
              <acronym id='2j0yCd'><em id='2j0yCd'></em><td id='2j0yCd'><div id='2j0yCd'></div></td></acronym><address id='2j0yCd'><big id='2j0yCd'><big id='2j0yCd'></big><legend id='2j0yCd'></legend></big></address>

              <i id='2j0yCd'><div id='2j0yCd'><ins id='2j0yCd'></ins></div></i>
              <i id='2j0yCd'></i>
            1. <dl id='2j0yCd'></dl>
              1. <blockquote id='2j0yCd'><q id='2j0yCd'><noscript id='2j0yCd'></noscript><dt id='2j0yCd'></dt></q></blockquote><noframes id='2j0yCd'><i id='2j0yCd'></i>
                揭秘:甲午战争前李鸿章为何避战求和?

                  临战之际和战争之中,李鸿章光绪皇帝是两个关联密切并可资比较的重要人物。李鸿章是清方参与决策并在很大程度上掌控军队的实力派要员;而光绪皇帝,正在“亲政”期间,是有一定“实权”的时候,在指挥战争、掌控全局方面也试图有所作为。战争正式打响的前夕,面对日方咄咄逼人、战事似已不可避免的形势,光绪皇帝的主战态度是比较坚决的,屡催身膺重寄、统帅淮军和北洋军队的李鸿章积极筹划,应对战事。7月16日,又通★过军机处电寄李鸿章这样一道谕旨:

                  现在倭韩情事已将决裂,如势不可免,朝廷一意主战。李鸿章身膺重寄,熟谙兵事,断不可意存畏葸。著凛遵↘前旨,将布置进兵一切事宜迅筹复奏。若顾虑不前,徒事延宕,驯致贻误事机,定惟该大臣是问!

                1.jpg

                网络配图

                  从这道谕旨的口气,就可以品出光绪皇帝对李鸿章的督责之切和对他战备不力、“徒事延宕”的不满。的确,李鸿章是实在不希望打起仗来。要说,在战前可能的条件下,就清朝方面而言,尽量争取化解矛盾、避免战争是应该的。为此,李鸿章主张中日双方同时从日本撤军,这自然是合理的。这㊣一点若能落实,自是息事的可取〓措施。但日本方面并不答应。随后,李鸿章又倾向于清朝单方面从朝鲜撤军,但光绪皇帝明确否定,在给李鸿章的谕旨中说:“彼顿「兵不动,我先行撤退,既嫌示弱,且将来进剿,徒劳往返,属殊非计。”② 既然光绪皇帝有此指令,清朝单方面撤军的设想也就不能落实。问题是若实行清朝单方面撤军是否可取。有资深的研究者是持肯定态度的,认为:“如果中国在双方撤军谈判失败的情况下,宣布水元波也從其中飛了出來根据朝鲜政府的要求(当时朝鲜有这ζ 种要求——引者)而单方面撤军,未始不是切实可行的措施。因为日本当时已经在外交上处于不利的地位,如果中国军队一旦撤离朝境,那末,它◢不仅在外交上更加孤立,而且想把清军拖住的阴谋必【然破产……所以,在此阶段中,李鸿章保全和局的想法不见得全错,是无可厚非的。”当然,同时也指出了他认识上的缺陷:“问题是他未能洞察否則奸谋,及早采取相应的策略。果真如此的话,日本尽管还会玩弄各种花招,但要想急于挑起衅端则势所难能了。”① 应该说这是很有道理的。

                  对于以牙还牙地抗御日本方面来说,光绪皇帝的态度似乎比李鸿章要坚决和持正。并且,日本方面是蓄意借机激化矛盾制造衅端者,公理和正义绝◇对是在中国方面。这一点,连有的外国人士也不否认,但是又认为仅仅靠此不行。像英国人赫德就这样指出:

                  日本是根本没有正义可言的,除非借口代别人打抱不平而自己捡便宜也可以算作正义。正义完全在中国方面。我不信单靠正义可以成事,正像我单拿一根筷子不能吃饭那样,我们必须要有第二根筷子——实力。但是,中国人却以为自己有充分的正义,并且希望能够以它来制服日本的铁拳,这想法未免太天真了。②

                2 (9).jpg

                网络配图

                  实际上,不光是“老道”的李鸿章,即使年轻的光绪皇帝,也决不是这般天真之辈。他也不是要不顾一切、不知深浅地非打不可,并不放弃“通融”和了的努力。且看他给李鸿章的这一谕旨:“倭人以重兵突至朝鲜,肆其挟制;现复愿与中国商议,以共保朝鲜为词,似尚有所顾忌。如果无碍中朝体制,无损朝發現劍無生正倒飛了出去鲜权力,原不妨量予通融,以全大局。然倭情叵测,议之成否,尚难逆料。若待事之决裂而后议战议守,势已无及,不可不先事筹备。著李鸿章预为筹划,水陆各军如何分进,粮饷军火如何转运,沿海要口如何防守,一切事宜,熟筹调度,谋定后动,方可迅☆赴戎机。”① 看,这不是在形势发展难以预料的情况下,要做战、和两手准备的筹策吗?倒是李鸿章在“战”的一手上的准备明显疲软。光绪皇帝也不可能不掂量自己国家的实力,特别是军队和武备情况。在战争爆发前的7月初,他就急切追问李鸿章所统海陆军的详细情况:“究竟海军新练之兵共有若干?此外北洋分扎沿海防军若干?及直隶绿营兵丁可备战守者若干?”李鸿章在复奏中报告:

                  北洋现有镇远、定远铁甲两艘,济远、致远、靖远、轻远、来远快船▅五艘,均系购自外洋;平远快船一艘,造自闽厂。前奏所云战舰,即指此八艘而言。此外超勇、扬威两船,均系旧式;四镇蚊炮船,仅系守口;威远、康济、敏捷三船,专备教练学生;利运一船专备转运粮械。如战舰所配员弁,机轮、枪炮各有专司。历考西洋海军规制,但以船之新旧、炮之大小迟速分强弱,不以人数多寡为较量。自光绪十四年后,并未添购一船;操演虽动,战舰过少。

                3.jpg

                网络配图

                  沿海陆军,除胶州台工经始未成外,山东威海卫则绥巩军八营、护军两营,奉天大连湾则铭军十营,旅顺口则四川提镇宋庆毅军八∑营、又亲庆军六营,山东烟台则嵩武军四营,直隶北塘口仁字两营,大沽口炮队六百七十名:臣前折所谓分布直东奉三省海口把守炮台合计两万人者指此。其分驻天津青县之盛军马步十六营,军粮城之铭军马队两营,皆填扎后路,以备畿辅游击策应之师。至于绿营兵丁,疲弱已久,自前督臣曾国藩及臣创办练要我死军,渐收实用。无如直隶地面辽阔,与东、奉、晋、豫接壤,北界多伦、围场,皆盗贼出没之区,经年ω 扼要巡防,备多力分,断难抽调远役。{1}

                  这是李鸿章就自己所辖北洋区域内的武力家底,开列给皇帝的一份详明“菜单”。我们原原本本地把它迻录在这里,对甲午战争中清朝作为主力投入的北洋部队,也就亮出了一个大致的底数。再就是,从李鸿章的奏陈中也能体察出,他申说以北洋武力应战捉襟见肘的意思。这也是他从一开始就以避战求和为主导倾向的一聲聲爆炸聲不斷響起重要根源所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